【沐秦】四十不惑

吃起来还算无差
半夜速撸的短打 真的短
说了晚安却梗来如山倒爬起来写,非常不守信用
日常不会打偶练tag……




=====
秦奋到底还是在彻底残废之前退了下来,没让韩沐伯给他推半辈子轮椅。

这些年他从韩沐伯眼里看到了太多次欲言又止。那些躲着他的目光总是落在他的膝盖上。被他瞄到的有多少,他不知道的又有多少。

以前他觉得舞台重要,梦想重要,现在他觉得,韩沐伯最重要。

所以他退得无怨无悔干脆利落。

韩沐伯终于不用再每天为了他的腿提心吊胆。

一开始还怕他是为了自己心不甘情不愿,谁知这位大爷真的优哉悠哉地开起了店当回了他的富二代,这才渐渐放下心来。心里的石头卸了去,于是生活都轻快了很多。

“老秦,家里好像挺多东西用完了,跟我去趟超市?”

“OK,go。”



韩沐伯把秦奋从打折区拉走。

“哎老韩你别拽我啊!那个牛奶促销价真的很合适……”

“我看过日期了,已经很接近保质期了。”说完把两拎冰柜里的鲜奶放进购物车,“这个口感应该不错,拿两瓶尝尝鲜。”

秦奋瞥了一眼价格,嫌弃之情溢于言表,“铺张浪费。”

两人继续在超市里转悠。韩沐伯显然习惯了秦奋的“贤惠”,看着他乐此不疲地货比货价比价。明明在网上就可以解决的事情,偏偏就因为这些小乐趣,让他们心照不宣地保留了逛超市的传统。

路过佐料区的时候,有售货员小妹妹拦住他俩:“先生您要醋么,新推出的健康醋,酸性正好,能……解酒防感冒蘸饺子下面条!”

韩沐伯莞尔:“这年头醋也搞推销了?”

小姑娘业务还不熟练,一个大帅哥这么笑着看她,她也不太好意思。

“那个……是不太好推销,但是醋是好醋!”

“拿两瓶吧。”秦奋突然说。

韩沐伯转头看到他揶揄的笑脸顿时有些了然,好笑道:“咱家不缺醋。”

秦奋已经从感恩戴德的小姑娘手里接了两瓶过来。“没事,咱家醋的用处多。”



在外面顺便搓了一顿晚饭之后,两人才大包小包的回到家。

琴房里传来大提琴低沉的声音,秦奋边收拾东西边回想起返程时韩沐伯问他的话。

“你还一吃醋就要给我喝醋呢?多少年的梗了怎么还记得。佩瑶不在身边也没人陪我干一杯了。”

秦奋有点好笑。其实记得清楚的不是当年的玩笑,而是韩沐伯的回答。

那年他一记直球抛过去,语气里的撒娇自己都没发现。

韩沐伯接得稳当,一句话把他砸得几乎忘了下句。

“因为我怕你腿受不了。”

韩队长韩老师韩爸爸,与生俱来的责任感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对秦奋负责。劝他来逐梦的是他,那么梦想实现的代价他就要从秦奋肩上抢过一半来扛。

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热血青年,突然就害怕起同伴膝上绑着的定时炸弹。

他陪他一起读着秒,心想如果秦奋不叫停,自己也得在它引爆前拆了它。

秦奋把醋放进橱柜里,想着明天就做条醋溜鱼吧。然后他有些庆幸,庆幸房间里依旧响着大提琴的声音,庆幸自己还能站在灶前想着明天吃什么,庆幸一起逛超市,庆幸生活还是生活该有的样子。

曾经他们一起跳过,现在他只想和他一起踏踏实实地走,走得越久越好,越远越好。

人生四十而不惑,幸而他们在四十之前就看清了所求为何。

求仁得仁,半生圆满。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255 )

© 归棹游 | Powered by LOFTER